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物的感悟

2021年05月03日 18:22

  假期第三天,忙完手头上的活,和家人、朋友要去一趟莱山镇。驾车到村口,我说:咱们分头行动吧,午饭时碰头。我去繁荣庄曹老师那里小转一圈。哈哈,我是藏着私心,想去看看曹老师前几日去乡下淘到什么宝贝。

  路上我还在想,他老人家估计这个点不能在山上。出乎意料,刚进山里,就看到他正在收拾新屋子的石头台阶。

  曹老师给我看他前几日淘来的宝贝:大的小的瓶瓶罐罐好几个,还都是好货。我贪心的看上了一个陶罐。陶罐不大,一看有些年头了,拿在手里沾了一手灰。我真是稀罕这件小宝贝。不好意思地说借去玩几天,等稀罕够了,再还回来。曹老师大方的说:“送给你了”。君子不夺人之爱。我说到做到。过几日,再还回去。

  一些旧的瓶瓶罐罐,在别人眼里都是破烂、废品,我却稀罕不够。讲究人看到它们可能会觉得不完美,不流畅,甚至扭扭巴巴。但各花入各眼呀,随着自己的心性,喜欢就是好。蒋勋说,活的像人才能看得到美。艺术的妙处就是会帮助你释放掉那些平常在现实里不能忍受的东西。

  来到山里,秒变土匪。田地里的苦菊、菠菜,用胶东话说被我“祸祸”了一遍。照着曹老师的话说你们这是爱山里的表现。切,我哪能这样吹嘘自己的贪婪。

  曹老师在薅草,收拾院子。“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你。”我说。

  他干着手里的活,也会偶尔和我聊天,有时候还自言自语。曹老师自认为的“胡言乱语”,细细琢磨还是很有意思的。我偷偷的听了,记得不太全,暂且分享如下:

  “年龄越大,越要学会隐藏自己,让别人看不到,最好被别人忘记。”

  “生活穷富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心安喜欢就好。”

  “我是从农村长大的孩子,我了解大自然的秘密。”

  “别嫌乎苍蝇脏,苍蝇和蜜蜂是一样的,都具有传播功能。世界上若没有了苍蝇是很可怕的。”此话,我不完全赞同。虽都有传播功能,但一个传播病菌,一个传播花粉。天壤之别耶。

  “草和花其实是一样,不能用区别心看待它们。万物齐一,平等。大自然也是很残酷,吃和被吃同样容易。和人的社会一样。”

  “要学会接受大自然,亲近大自然,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像个人。”

  其他的话,容我再慢慢回忆。脑子里的这些存量也够我消化消化的。我这个脑袋真是像极了今天刚认识的“囤”,貌似很大,却是空空的。

  今日还有两大收获。

  一件是两只猫咪小白和阿黄不再躲着我了,小黑狗汪汪也会朝我摇尾巴了,它们很配合的让我拍了照。动物不会说谎,更不会装作和你很熟。不像个别人,装作很热情,和你很熟络,其实藏着心眼,甚至揣着刀子。

  另一件就是:长这么大,今天第一次见识知了卵,原来它们是藏在干枯的树枝里的。曹老师掐了一小段苹果枝,折断让我看里面的知了卵。把卵倒在我手心里,白白的小小的一粒,轻轻的像灰尘。又嘱咐我看完撒进草丛里,它们会在地下藏三年爬出来,羽化成蝉。

  知了我比较熟悉,我们老家管它叫“爬叉”,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字,但音肯定是这个音。现在回老家,大家依然这么说。“摸爬叉”是小时候夏日黄昏的保留节目。黑漆漆的夏夜,孩子们三五成群,在田间地头树底下寻摸,运气好的话,一晚上能摸几十只、上百只。捉“爬叉”一为取乐,二为解馋。想那是多么无忧的童年,没有逼迫和比较。学习孬好无所谓,父母不会逼着做功课。他们只盼望,孩子们能吃饱喝足,赶紧健康长大,能为他们分担一些劳务。忽然想起爱默生说过:“一个一辈子贪婪追逐欲望的人,和一个悦纳生活并愉快地徜徉其中的人相比,后者才算真正地明白生活的真谛。

  抱着手机写这短短的东西,我想我写的不是文字,而是记录别人让我感受到的生活的力量。

  此时,我想起了蒋勋先生的话:人的生命中最承受不起的不是劳苦、不是压力是轻浮,轻浮得没有生命的重量、没有生命的价值。这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相较于重而言,是另一种对生命的侮辱。(图文:韩丹)

来源:胶东在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