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清欢有味茶偏好

2021年05月02日 10:25

  周作人在《北京的茶食》中说:我们在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唱戏、喝茶都是。看看周老前辈,人家才是个地地道道的明白人。

  恰逢五一假期,街头巷尾,人流如潮,闹心的很。有幸应朋友之约,五一一整天都躲在了烟台老城芝罘区的璜山书院,品茗清谈,自是别有一番风味。

  朋友热心,一下午泡了七八种茶。勐库古树,冰岛,小户赛,碎银子,月光白,勐库单株等等。单单这些名字,就充满了诗意和傲娇,让人过目难忘。我对书院的小顾姐姐说,月光白这茶名字甚好,一下子钻到人心里去了。

  围坐品茗,几杯清茶下肚,胃感到充实,心也觉得满满的了。那份甘冽,那种妩媚,滂沱而下,仿佛不是入了胃,倒是洗了心。

  在座的庄总是老茶友,不喝酒,偏爱茶,喝了很多年。我挨着他坐,偷偷观察,和真实年龄一点都不像,竟没有一丝白发,让人羡慕。

  我端着茶杯,突然心头冒出一句“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此刻,觉得买茶也该是一样醉人的。

  专业的茶客只消喝一杯就能比较各种茶的优劣,在色,味,回甘度方面都能解析到位。其实喝茶如同赏花,各花入各眼。喜欢的就是最好的,不能以价钱去定位好坏。有句俗语,千金难买心头好。

  山河平静辽阔,日子平平淡淡,倘若无一点贪嗔痴爱,那人活着还有什么劲呢?那些馋酒,嗜茶的人,即便有时惹人恼,但细想还是有很多可爱之处,亲切,自然,不矫情。一个机器人,即便再完美,也是不可爱的,无趣。

  汪曾祺说,人总要有点爱好。人生行而乐,须富贵何时。总有人说,焚香、品茗、听曲、莳花、赏雪、侯月、酌酒、寻幽、抚琴九大雅事都是玩物丧志,无用之事。我想说这些话的应该都是“焦大”。林妹妹们一定会说都是屁话,无用才做了大用处。

  壶中乾坤大,清茗岁月长。陆羽《茶经》载: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间于鲁周公......滂时浸俗,盛于国朝。陆羽一生嗜茶,精于茶道,撰《茶经》三卷,开启了一个茶的时代,茶也因陆羽而摆脱自然束缚获得解放,一举成为华夏饮食和精神的缩影,文人雅士的最爱。品茶其实品的是人生,是文化,属于真正的文人雅士风度!

  茶是要用心品的,没有心境,再好的茶也是枉然。年轻人爱上茶的不会太多。丰润的灵魂才会爱上茶,懂得茶里的真滋味。只有厚重的步伐才能在日月的影子里,吧嗒吧嗒,踩出个苍劲有力来。

  整个下午,小杨同学变着法的拿出好茶。眼前的杯杯盏盏,口腔里的清爽甘甜,都是情浓意厚。那一盏600岁老树的茶,细腻瓷实敦厚,茶盏中的那份情意,自在辽阔的岁月感竟都揉碎在水里,隽永细无声。

  小杨同学说,她喜欢喝生茶。生茶那种铅华洗尽的淳朴端然,无浊气,茶汤里都是真味,让人上瘾。这种瘾戒不掉。我心想,这种瘾挺好,不戒也罢。

  春风秋月,雪雨雷电,悲欢离合,生命里步步惊心的韵味,情到深处的孤独,都能被溶进那小小的一盏茶汤里。真奇妙。

  此时,屋外是猛烈的、嚣张的、迫不及待的放肆人间。而屋内的人,轻悄悄的说着话,有一句没一句。内心深处的那种深情深意,也都即刻化为了古道天涯。

  有事无事,邻窗而坐,浅茶一盏,把光阴和岁月加进去,把挫折和悲痛加进去,偷偷的和春光说说话,这多好。倘若是故交促膝,举杯同敬清淡与欢喜,天地与山河,都咽下。那该是一幕人间佳话。(图文:韩丹)

来源:胶东在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