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人生下半场,每步都是归途

2021年04月12日 11:05

  年少的我们曾喜欢闯荡,走得越远,就越觉得有成就感。

  走过半生,发现每步都在往回走,费尽力气得到的繁华,也还了回去。

  其实外面的世界再精彩,再开心,都只是路过。

  人生下半场,是个不断回归的过程,看够了远处的烦事,也看过了远处的风景,该走回程了。

  宫崎骏曾说:“小时候,幸福是一件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一件幸福的事。”

  从前不断接纳新事物,不断尝试、开拓,到后半场,更珍惜简简单单的快乐。

  日本的职场妈妈友吏子,常年被房贷、教育、家务,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看着90平米的家,杂乱堆放的东西,突然觉得:“我真的需要这么多么?”

  一向爱存东西的她决心卖掉房子,全款换间小屋。

  这下不再需要贷款,孩子学费也省了下来。

  榻榻米代替了床,清掉了不穿的衣服,家务省事太多。

  每天跟老公一块做营养便当,各自工作,随便闲聊,好像就那么几件事,日子有了空闲。

  想留住的东西,要做的事情虽多,真正不可或缺的,也就那么点。

  对友吏子来说,从夏天到冬天,各类衣服都算上,14件衣服够了。

  丈夫晚餐不吃米饭,5个人,只用4个饭碗。

  孩子想留的奖状和手工作品,好好收纳珍藏起来。

  家里堆满了东西,看似是增加安全感,可你需要的也无非是两种东西:有用的、无用但有意义的,除此之外,都没大必要。

  忙忙碌碌,看似充实,其实值得麻烦的,也没你想的多。

  年轻时讲究多多益善,等到好的差的都见过一遍,就知道先简单了,才有自在舒服。

  往后过生活,规律的日常,一日三餐,也乐得轻闲。

  以往总爱信口开河,不管什么话,想到就要说出来。

  年纪越大,话越少,有些不能说,能说的不想说,想说的,或许不必说,后来只剩下沉默。

  博主@职场火锅大学时喜欢辩论,平时嘴也不闲着,曾被老爸说“早晚栽在嘴上”的他,近几年也终于闭嘴了。

  刚上班时,他追求完美,领导批评科室工作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他就记在心上,连着几天去跟领导解释。

  本来领导都忘了,他反复地解释,却像推卸责任,惹得领导恼火。

  听见同事嚼舌根,苦口婆心劝导他们,越掺和越乱,把自己也搅了进去。

  做到中层,跟要好的副手无话不谈,谁知对方都记下来,还拿他吐槽领导的话,告了他一状。

  他现在不争不抢,也不解释,能不说的就不说,必须说的尽量少说,周围的世界一下安静了下来。

  《蔷薇园》里有句话:“话不像话不如不说,话不投机不如沉默。”

  随着年龄增长,总会明白,不是每一点想法,都必须被人听到,你说的话,更不是每个人都懂。

  真能听懂你弦外之音,理解你心的人,不说也懂。

  太多话可以说,但无一不要分人、分场合,沉默的智慧,要靠时间慢慢地磨,要靠自己慢慢地悟。

  想明白了,嘴就闭得更严了,无关紧要的,不再多说。

  时间磨平了我们的棱角,横冲直闯的勇气越来越少,脾气越来越软。

  当人生走上归程,世界只剩下家人,我们也温情了起来。

  常以奶爸形象出镜的黄磊,也曾是个叛逆的文艺青年。

  拍照片时跟老爸拧着,偏不要笑,眼神也是冷漠坚定的样子,留着齐肩的中分,忧郁地唱着《我想我是海》。

  时隔20多年,他成了个微胖的中年男,在“多爸”、“黄小厨”这样的称号里,自得其乐。

  在家下厨,红烧排骨、蒜蓉茼蒿、醋溜白菜,样样拿手。

  陪孩子去玩,甘愿被他们折腾,脸上全是宠溺的笑。

  轻狂的岁月谁都有过,叛逆也好,愤世嫉俗也罢,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突然就变得温暖起来。

  如今的黄磊不再忧伤,开始拍喜剧、上综艺,常是一副慈祥老父亲的模样。

  唯独想到孩子们也会长大,有自己独立的生活,还是会突然难过,深沉起来。

  中年人的世界,都是越变越柔软的。

  厌恶小孩的人,当看见自己孩子一个笑,瞬间就被融化。

  顶撞父母的反叛者,最大的愿望,变成父母平安,永远健康。

  到了一个年龄,管不住的暴脾气就都消失了,凌厉的眼神变得温柔,叛逆的心也沉静下来。

  因为你知道你不仅是自己,更是家庭的一员,体会到温情的力量,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有着牵绊。

  外人的评价,表面的精彩,你看似在追求,其实却看得越来越淡。

  你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内心的平静安然。

  林青霞拍过不少戏,年轻时的朋友圈不少名人,戏里用尽全力,戏外把酒言欢,淡出荧幕后,她却只想跟自己对话。

  一个化妆台上,她摆了满满的书,没人的时候,就翻翻书,写写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时的她,转当了作家,却不追求商业目的,不为了名气,她只是写写自己熟悉的人,品品多年来的喜怒哀乐,淡淡地诉说着心事。

  《窗里窗外》、《云去云来》,林青霞回顾着自己的前半生,写出来先给自己看,短短的小散文,清酒似的感觉,刚好跟她契合。

  她说:“演过一百部戏,一百个角色,最难演的角色却是自己。”

  半生已过,当她开始凝视内心,坐在书桌前独自消磨着时光,才终于把自己演得真实、细腻。

  有多少朋友,事业多成功,我们最后的归宿,都是自己。

  就像《面纱》里,修道院院长那句:“人无法从劳作或愉悦中获得安宁,也无法在现实世界或修道院里得到安宁,只能在自己的灵魂中得到安宁。”

  闹闹哄哄半辈子,依然有想要的东西,只是不再向外求。

  能安静下来,就躲进自己的小空间,在孤独里收获圆满。

  如果依旧百忙,既然半程已过,也抽出时间思考、放空,让自己心安。

  杨澜说过:“远行是为了回归,自由是因为牵挂。”

  人生的上半场,意义就在往上走、往远看,下半场看淡很多事,看清一些人,刚刚好坦然转身,沿着来路往回走。

  复杂的,都归于简单;

  话痨的,都归于沉默;

  凌厉的,都归于温情;

  热闹的,都归于内心的呼唤……

  绿回归了山,春回归了秋,爱回归了一生的凝眸,成熟到了最后,也都是返璞归真。

来源:十点读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