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2021年03月03日 14:44

  仅仅在二三十年前,心理学对中国大众来说,还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学术名词,那时候大部分中国人,还在为小康乃至温饱而奔波,无暇他顾。但是今天,日益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开始知道,正确了解自己与世界、自己与社会、自己与他人、自己与自己,是多么重要,它会让我们用一种客观、理性和全面的眼光看待这个极速变迁的世界,特别是当它处于莫名的危机中——比如这次席卷全世界的危机。而这,正需要心理学知识的介入。

  为此,我们特别邀请心理咨询师包楚婷在群学书院开辟“生活中的心理学”专题,从日常生活中我们熟悉的人、事和社会现象出发,深入浅出地解读相关心理学知识,以期为读者们关注自我与社会,提供一面别开生面的镜子。敬请关注。

  本文为专栏第二十四篇。

  作者包楚婷,江苏句容人,毕业于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应用心理系,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曾经想改变世界,现在想治愈世界。

  零和游戏原理:

  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文| 包楚婷

  01

  博弈论对大部分人来说都不算陌生,它的应用范围遍及经济学、金融学、政治学等学科,但如果对博弈论的理论追根溯源,大家可能不会想到,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有关博弈论的著作,是中国古代的一部兵书——《孙子兵法》。

  “兵者,诡道也。”行军打仗是一件非常复杂和考验脑力的事情,需要对各种可能发生的事件进行预判,同时还要对各种策略进行抉择。《孙子兵法》就是这样一部以战争为研究对象,包括对各种事件的对策及战略规划的军事巨著。

  在商场被喻为战场的今天,仍有很多人将它奉为圭臬。而博弈论也正是研究决策及均衡问题的一种理论。所以,我们在《孙子兵法》里可以看到很多现代博弈论的影子。你也会发现,在现代博弈论中,也有很多和《孙子兵法》类似的表述。

  02

  我们现在所接触到的博弈理论,是由美籍匈牙利数学家约翰·冯·诺伊曼于1928年创立的。这一年,他证明了博弈论的基本原理,自此,博弈论正式诞生。1944年,他与另一位经济学家奥斯卡·摩根斯特恩合著的《博弈论与经济行为》问世,标志着博弈论系统初步形成,奠定了这一学科的基础和理论体系。

  “博弈”一词的英文表达——game——即游戏的意思,标题所说的零和游戏其实就是零和博弈,它与非零和博弈相对。顾名思义,“零和”的意思就是加起来和为零。

  对于零和游戏,其严格定义为:在严格的竞争规则下,参与游戏的一方收益必然以另一方的损失为前提,即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之后的结果永远为零。用一个词来简单地概括就是:损人利己。

  这样一解释,博弈听起来颇有点弱肉强食的残酷意味,但实际上它并不只是发生在你死我活的战争中,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下棋、打牌等游戏,甚至就连最简单的“剪刀、石头、布”游戏,也是典型的零和游戏——只要有一方赢,必然有一方会输。

  所以,这样的游戏未免会有“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嫌疑。而且,它必然会导致残酷的竞争——有竞争就必然会有胜负,就会有胜利者和被淘汰者,如果我们想要和谐共处、合作共赢,就需要避免这样的零和游戏。

  如此,我们便要说到与零和游戏相对的非零和游戏。

  03

  顾名思义,非零和游戏就是游戏各方的收益和损失加起来不等于零。当收益大于损失时,即正和游戏。当然,也会有负和游戏,即损失大于收益。

  可以以著名的“警察抓小偷”故事为例来解释非零和游戏(即大名鼎鼎的“囚徒困境”理论)。这个故事有很多种版本,我们只取其大概意思:

  有一天,警察在破案过程中抓到两个犯人,尽管其杀人事实证据确凿,但他们仍旧矢口否认,只承认自己偷了东西。于是,警察将两人分别带到两个房间审讯,对他们两个说的是同样的话:

  盗窃罪可以判你们一年的刑期。

  但是,如果你坦白了自己的杀人罪行,那你可以释放,让你的同伙入狱十五年;

  如果你拒不承认杀人,而你的同伙检举了你,那你就会被判十年,而他会被释放;

  如果你们都坦白了,那么你们两个人都要被判六年刑期。”

  这个时候,如果你是犯人,你会怎么办呢?

  每个人只有两个选择:坦白或者抵赖。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都不承认,这样就无法判他们杀人罪,两人都被判一年盗窃罪。但是,两人已经被隔离开,无法互通消息。所以这时,最佳的策略就成了坦白。

  因为,此时向警方坦白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抱最好的期望,如果同伙抵赖的话,自己坦白就可以被释放;也可以做最坏的打算,自己抵赖而对方坦白了,那自己就得被判十五年。综合考虑之下,自己肯定不能抵赖。而如果选择坦白的话,最多也就各判六年,总比被判十五年要好。

  这样一种都选择对自己有利而不考虑对方或其他人利益的策略而导致的结果,叫做“纳什均衡”(以著名数学家——电影《美丽心灵》中的主人公约翰·纳什的名字命名),也叫做“非合作均衡”。虽然这也是一种“损人利己”的策略,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损人未必利己。

  由此,我们便可以引申出更深入的思考;如果这两个犯人想要达到最利己的目的,就应该完全替对方考虑(在无法串供的前提下)——也就是全部抵赖。这样,两个人就都不用被判杀人罪了——此时的非零和游戏就会变成合作游戏。

  随着时代的变迁,损人利己的零和游戏早已是自私的过时想法了,现金,不论是国家、组织还是个人,都更加希望通过相互合作达到共赢的目的,即正和游戏。我们习惯奉行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是要想真正利己又利他,还需要做到“人所不欲,勿施于我”——我希望别人怎样对我,我就怎样对别人,但前提是,别人也要用希望我对待他的方式来对待我。

  THE END

  计算机和博弈论自半个世纪前进入人类历史以来,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乃至思维方式,而发明它们的冯·诺依曼瑰丽而传奇的一生亦值得我们细细品味。威廉?庞德斯通以“囚徒的困境”作为探寻这位美籍数学家的生平和20世纪广阔历史的透镜,让读者看到了一位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科学家,看到了抽象难懂的数学概念如何变成生活中的思维工具,看到了“二战”之后国际政治舞台上的矛盾和冲突……

  如果你对冯·诺依曼这样的“天才之脑”有着刻板的印象,那么读罢本书你会发现科学家的个性其实生动可爱;如果你以前没接触过博弈论,那么从这本书开始你会发现它的魅力;如果你对原子弹的了解只停留在“二战”与广岛之劫,那么在这里你将看到科技武器背后的权谋与大国纷争。科技、历史的波诡云谲与人类社会进步密不可分,在21世纪开始之后,也许回望过去,我们能更清晰地了解自己、珍惜和平。

来源:群书学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