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社区团购团长成了“香饽饽” 后疫情时代的社区团购胜算几何

2020年07月30日 12:25

  烟台时刻7月30日讯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两个职业闯入大众视线,主播和团长。直播带货主播已经“转正”,被正式命名为“互联网营销师”。那这里的团长,我们说的是社区团购的团长,他们动辄手握五百人的微信群,一个单品接龙就可以达到上百单,一个小区的团长辐射的就是本小区的用户,因此,不管是“宝妈”、“驿站老板”还是“夫妻超市”店长,都成为各大社区团购平台争夺的对象。

  在莱山一社区的临街门面房,有一家做除甲醛生意的店铺走进去却是另一番情景。老板娘王莉莉正在按照货单打包蔬菜和小零食等商品,干着和除甲醛毫无相关的生意。

  王莉莉的微信名叫暖洋洋,运营着一个400多人的微信群,同时也是所在社区团购的团长,刚开始做社区团购她只是想给自己的店引流。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年疫情期间社区团购的生意却成为了她的主业。

  社区团购,始于团长,终于供应链。性价比、新鲜是顾客下单的标准。

  水果群、蔬菜群、母婴群等等,现在的群太多了,成为很多消费者共同的感受。

  除了信息泛滥,占用了市民大量的时间成本,社区团购商品货不对板,售后不如人意等等这些弊端也让市民纷纷选择退群。

  梁孟坤经营了一家社区便利店,疫情期间主要以微信群下单的方式来卖货,之后就有很多社区团购平台找上门来要跟他合作。起初,他尝试了一段时间,一个人运营着一个群,店里的活往往就顾不上了,这对于小夫妻店来说,人力成本增加了。搭上人力不说,很多团购的商品看着比线下价格便宜,但实际上规格却缩水了。

  梁孟坤虽然自己不再做社区团购的团长,但是借助他的社区店建立的微信群却没有闲着,现在他的群里有两个食品厂家不定期的商品团购接龙,在做这个事的不是梁孟坤本人,而是食品厂家的人。

  社区团购的“场”,其实是一直存在的。但是谁能够更好地把社区消费者服务好,其实是大家共同的困惑点。在传统电商平台习惯了“造节”促销的手段之外,社区团购把功夫用在平日里,更区别于线下的等客来。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命悬一线的社区团购,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原本的社区团购平台接连拿到融资,滴滴、菜鸟、美团、阿里零售通,先后宣布进入社区团购市场。林蔚林在烟台发展了600多个社区团长,其中70%以上拥有社区门店,现在的配送频率保持在一周三次,基本满足了居家消费频率。

  社区团购最大的优势是“以销定采”的销售模式,使所有商品不存在库存的概念。团购完之后再下订单给供应商,供应商再送货。采用次日达的逻辑,品质和新鲜度能做到一个很大的提升。

  社区团购是因为疫情带来了风口,下半年风口过去之后呢?很可能会出现又一次洗牌,被兼并或者被淘汰。

  详情请点击视频观看

  

来源:烟台时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