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记者对话“80、90、00后”戒毒人员:心若向阳,无惧悲伤

2020年06月26日 07:36

  6月26日,是第33个“国际禁毒日”。记者采访了市戒毒所三位戒毒人员,曾经他们也有美好的未来,像你我一样尽情享受着自由,却因为沾上了“毒”,人生从此改道,追悔莫及。听一听他们的内心独白。

  80后戒毒人员唐寅(化名)

  ——心若向阳,无惧悲伤

  唐寅说:“十年前,若有人问我,十年之后会在哪里?我穷尽所有想象,也想不到会在戒毒所度过两年,想不到生命会被毒品拖进万丈深渊。”一日吸毒,终身戒毒。在无数次悔恨自己沾毒上身后,在家人的信任和鼓励中,唐寅相信“心若向阳,无惧悲伤”,相信自己的生命会再次绽放精彩。

80后_副本

  唐寅,今年34周岁,自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从未让爸妈操过心。大学毕业后,他凭着自己的努力,慢慢做到公司管理层。在2016年一次陪客户娱乐时,他无意中接触到冰毒。在几个朋友的怂恿之下,第一次“玩”了这个东西。隔了几个月,又“玩”了第二次。自那之后,吸毒越来越频,直到每周一次,直到2019年3月,他被公安机关送进戒毒所。

  唐寅本来拥有前景光明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只因沾上毒品,几乎亲手葬送这一切。“最开始,我总把原因归咎于外界,压力大、交友不慎,其实都是借口,根本原因还是自控力差,加上过于宽松的生活环境,让自己无限制的释放欲望,逐步滑向无底深渊。”唐寅深深的自责。

  唐寅说亏欠最多的就是父母,妈妈第一次到戒毒所探访他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即使没有任何语言,他也能从妈妈噙满泪水的眼睛中看到关切、痛惜、责备的感情。在之后的几次来信中,妈妈开始鼓励他认真戒毒,保持快乐的心情。“谢谢父母在我跌入万丈深渊的时候,用手托住了我,也谢谢他们在我人生最灰暗、低落、迷茫的阶段,仍对我抱有希望和信心。”唐寅深情的说。

  人生之路,走错就要悬崖勒马。来到戒毒所后,管教们总是找唐寅谈话,引导他端正心态,明白戒毒的目的和意义。“两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能让我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通过不断的内心沉淀和磨练,让自己的自制力变得强大,进而变成一种惯性,这才是我来戒毒的意义。”唐寅说,他愿意将这里的生活当成一种修行,远离喧嚣尘世的两年定会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心若向阳,无惧悲伤。一个人无论经历过怎样的人生低潮,内心都要向着阳光而跳动。这一句话给了唐寅无尽的力量。

  唐寅还想对劝对毒品抱有好奇心的人一句话:“毒品是比魔鬼还要恐怖万倍的存在,绝对不能碰,所谓‘一日吸毒,终身戒毒’,不要考验自己的意志力,一定要让自己和身边的家人和朋友远离毒品。”(文中名字为化名)

  90后戒毒人员滕涛(化名)

  跌倒了,就再爬起来,人生同样会很精彩

  滕涛,28周岁,来自威海,中专学历,现在是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三大队的一名戒毒人员。

90后_副本

  2013年,他偶然发现宿舍里的同事在玩“冰毒”。起初,滕涛还有意远离他们,提醒自己不要被他们带坏。后来有段时间,除了工作上遇到了一些麻烦,跟家里关系也不融洽,心情非常烦闷。同事问滕涛要不要试试“冰毒”,在同事的诱引下,滕涛第一次吸食了冰毒,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吸食的频率越来越高,吸食的数量也越来越大。那时候,每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根本不够购买毒品的费用。于是,他开始欺骗父母、朋友、同事,在外面借了很多钱,最后还是父母帮忙把欠债的“窟窿”堵上了。父母为了让滕涛远离原来的圈子、戒掉毒品,决定把他送到国外,让他重新开始生活。

  滕涛去了韩国,在那边找了份工作,很累,累到没有自己的时间。那段时间,他也在想自己的人生之路应该何去何从。2017年,滕涛回国后,他在银行谋得一份零售客户经理的工作,但是没过多久,又碰到了以前溜冰的朋友,一来二去,借着酒精的作用,滕涛又拿起了冰壶……没过多久滕涛就被公安机关送进了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戒毒生活。

  滕涛在戒毒所度过了14个月的时间,刚进来的时候,他非常不适应失去自由的生活,同时也慢慢懂得曾经唾手可得的自由,如今是多么的可贵。在过去一年的戒毒生活中,除了进行每日的队列训练、习艺劳动、康复教育等活动,空闲时滕涛总会想起在外面的生活,也时常反思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会走到这一步。

  滕涛认为,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知道了自己所犯的错误,并有了坚定的悔改之心,就证明自己还有救。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可以回到过去,滕涛绝不会选择现在的人生。然而时间不会倒流,而且自己犯的错误,后果只能自己承担。滕涛告诉记者,等自己出去之后,一定好好的报答父母,坚决戒掉毒品,选择一条正确的人生道路,不会再让父母伤心。

  “人生总有起起伏伏,跌倒了,就再爬起来,人生同样会很精彩。愿我们的未来光彩照人!”(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00后戒毒人员李桐(化名)

  ——找回自我,重启人生

  李桐,今年19岁,来自云南临沧市,佤族人。身材矮小、皮肤黝黑,脸上挂着孩子般的笑容。

00后_副本

  在李桐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父母离异,父母离异不久,李桐的父亲突发脑出血去世,父亲的去世再次给他沉重的打击,除了悲痛,也让他感到非常孤独。从那以后,李桐学会了抽烟喝酒甚至逃课,久而久之,他觉得上学已经没意思了,还没等到初中毕业,他就辍学了。

  刚回到家不久,李桐跟一些社会上的混混朋友聚在一起,整天抽烟喝酒打牌。有一次,他看见一个朋友拿着一个插着吸管的矿泉水瓶,李桐问朋友这是什么东西,朋友告诉他这是一种能解酒的东西,还能让人忘记烦恼。听朋友这么说,李桐当时就有非常好奇,冲动之下就吸了几口。当他试了以后,酒立刻醒了不少,但同时也觉得有点头痛的感觉,到了晚上开始睡不着觉,并且感觉很兴奋。再次接触这东西的时候,才知道它叫麻古,刚开始还不知道这东西对身体的危害,也就有了接二连三的吸食。后来也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吸毒者,李桐逐渐生活在自己孤立的圈子中,吸完后什么也不想干,就想着玩,也很害怕出门。

  2018年,李桐因吸食毒品被当地机关抓获,当时他17岁,民警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从一开始偶尔的吸食,到后来的天天吸食,神经早已变得麻木迟钝,体重也不足100斤,甚至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

  后来,李桐的母亲也了解到儿子吸毒,并把他带到了威海,开始新的生活。在威海,李桐找了份工作,认识了不少老乡。有一次下班跟老乡一起喝酒,他们说在这里认识了一个卖麻古的,问他要不要一起玩。李桐当时控制不住,又一次拿起了吸管……

  2019年3月25日,因为多次吸毒,李桐被公安机关送进了烟台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为期两年的戒毒生活。在这里,李桐是年龄最小的一位吸毒人员,面对比他大的戒毒学员,他心里非常害怕。队长多次找他谈心和聊天,慢慢也消除了紧张和不安。刚入队的时候,因为长时间吸食毒品,李桐的身体素质很差,稍微活动就满身是汗,经过长期的体能训练,李桐的身体素质明显提升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14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李桐想了很多过去的事,过去的人,吸毒前后朋友圈的变化。通过这14个月的反思,和队长用心良苦的帮助,李桐逐渐学会怎样控制自己的欲望,学到了很多防复吸的方法,开始慢慢找回自己内心最初的样子。

  “我想等我出去之后,跟妈妈真诚的道歉,好好孝顺妈妈,不会再让妈妈为我担心,我年龄还小,人生的路还很长,我可以重新开始,我相信我能做到。”李桐说。(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来源:烟台时刻
Top